大明望族_第698章 克绍箕裘(八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698章 克绍箕裘(八) (第1/3页)

  六月丙子,宁王朱宸濠反。

  是日,正是宁王寿辰,宴席上,他忽道:“昔孝庙为太监李广所误,抱养民间子,我祖宗不血食九年矣!今太后有密旨,命寡人发兵讨罪,共伸大义!”

  太后的诏书他当然拿不出来,但是他拿出了异色龙笺。

  这东西也足够唬人!

  先前朝廷虽颁旨将江西高层大换血,但因着千里迢迢,拟调来江西的官员也需先交接再启程,这一耽搁下来,如今江西仍是早先那套班子,许多人早已是投了宁王了。

  因此宁王一亮异色龙笺,这些人皆下拜高呼万岁。

  而挺身而出叱责宁王谋逆的巡抚江西右副都御史孙燧、南昌兵备副使许逵被斩祭旗。

  不曾归降的一应官员被投入大牢,参议黄宏、恰来江西出公差的户部主事马思聪在狱中绝食自尽。

  随后,宁王号称领兵十万,联舟千艘,浩浩汤汤向南京进发,妄图在朝廷没反应过来时占住南京登基。

  他自觉半壁江山唾手可得,却不知,他谋反的消息早已经由南赣巡抚蒋昇之手迅速送到京中蒋冕处。

  刚刚升任礼部尚书未久的蒋冕汇同次辅王华一起密报皇上。

  之后内阁极快的进行了布置,密令在豫南的蒋壑、高文虎两部合兵南下。

  而南京方面,王守仁早在接到沈瑞书信时就已开始布局,以浙西、闽北剿匪为由,调派了兵将,此时已在江西左近。

  蒋昇匆匆赶到赣南,以整顿军务为由,联络了几个卫所,拟断宁藩后路。

  天罗地网已是铺设开来……

  *

  其实,即使没有提前预警,消息也是极快送进京的。

  经过沈瑞几年经营,北地消息传递网络已成规模,传递速度有了极大提升,六月十四发生在宁王府宴席上的事,没到七月初一就已经送达御前。

  彼时,京城刚刚收到边关捷报。

  六月中,鞑靼自大同、宁夏两处边镇入寇,却被守军杀退。

  宁夏总兵官潘浩、指挥使赵弘沛,大同总兵官杨英领兵奋勇杀敌,阻敌于边墙之外,此役合计斩首三百余,俘虏近百,夺获马匹器物若干。算是最近几年斩获较多的大胜仗。

  这也是帝党的一次大胜。

  杨英、潘浩皆戍边宿将,属于正常发挥,赵弘沛却是表现亮眼,成为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。

  此战中,四夷馆的情报工作完成度极高,探得草原有异动,便即密报各处总兵做好筹备。这次入寇规模其实并不大,最初敌军虚张声势,也是四夷馆的密探冒死侦得敌军虚实,为各镇排兵布阵提供重要参考。

  山西武学的兵械研究院新改良的火炮更是在此战中大放异彩,虽是笨重,安在城墙上却是守城的利器。

  四夷馆一直是庞天青负责,主管山西武学的则是蔡诵,加上赵弘沛,都是小皇帝提拔起来的年轻人。

  此番军报中还提到了山西布政使司右参政沈珹协同守城,称其积极游说马市商贾筹备粮草,还亲自上城鼓舞士气云云。

  沈瑞看到军报时候忍不住心下腹诽,除了没负伤,几乎就是照着沈琇那武安县守城立功军报扒下来的一般。

  不过这场战役中,沈珹也确实当记一功,当初的密报沈珹不仅请沈瑞上达天听,还明智的交到了四夷馆一份。

  四夷馆也承情,报功时没落下沈珹的功劳,只是沈珹这消息的来路没法明说,便只能参照武安县的模式给他也报了个守城有功。

  当然,“守”城也不是撒谎,沈珹确实老老实实呆在大同没有逃走。

  无论如何,沈瑞总算是松了口气,蒋昇那边没有隐瞒是沈珺送出宁藩谋逆消息的事实,这边沈珹有送密报及抗击敌寇的功劳,至少小栋哥事发时宗房不至于被牵累太狠。

  寿哥对于此战中心腹们的表现大为满意,在召集重臣商议边关论功行赏以及马市等后续处置时,他连说话声都大了几分,底气极足,那话里话外的意思是,朕要是御驾亲征,那战果将更辉煌。

  张永也在一旁凑趣猛夸一通皇上识人之明,之后不吝赞美,从四夷馆夸到李阁老,从山西武学兵械司夸到杨阁老,从户部夸到王阁老……几位阁老让他夸了个遍。

  听得沈瑞张会憋笑不已。

  几位老大人也有些尴尬,但伸手不打笑脸人,原本都是想把张永踢去边关的,这会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  赏功时几位老大人也没扫皇上的兴,由着皇上重赏帝党。

  但对于边关马市政策上,几位却有了分歧。

  李东阳、杨廷和认为当继续扩大马市交易,因这次入寇的规模远比这几年同期要小,四夷馆传回来的消息也是,有些部落因不愿意破坏好不容易开放的马市,而拒绝参战。

  尤其是那些战力不足但擅养牛羊的部落。

  他们往年跟着劫掠,因着不是嫡系,青壮也不多,能分得的战利品便少。

  而如今跟大明交易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  今年虽是大旱,死了不少牛羊,但对于他们来说,族人宰杀了牛羊吃肉,剥皮剃毛还能卖给大明呢,就算换不来粮铁,换布换盐也是划算的。

  尤其他们发现,有些东西真不是能抢来的。

  比如,大明传过来的专治牛犊腹泻的兽药,真是又便宜又好用。

  而这种药,在边关想抢也没有,听说连药草都是更南边儿才会有的。

  腹泻是牛犊的常见病,多发且死亡率高。对牧民来说,少折损一头牛犊那就是将来多了一头大牛。

  谁不想多从大明的马市多弄来点!

  尽管这些部落的态度虽并不能影响王庭的决定,但少一点敌人总归是好的。

  负责情报收集是四夷馆,主持兽药这桩事的是蓝田,李东阳自然是拒绝关停马市,并且希望马市交易扩大的。

  杨廷和就是冲着女婿也不会反对。

  梁储也承认马市的重要性,但表示,鞑靼既敢犯边,就必须要受到惩罚。

  依旧开着马市,会让鞑靼觉得抢不抢马市都在,抢了又有什么关系,长此以往助长敌寇气焰。

  他认为应该关停马市一段时间,让鞑靼知道厉害,挑拨求安稳的部落和喜劫掠的部落自己先斗起来。

  而王华赞同关闭马市,理由与梁储相似,却并非与梁储站到一处,而更多的是想打压总制三边的杨一清罢了。

  对王华,沈瑞也能理解,眼见王守仁将有一个平叛的大功到手,必能更进一步,王华是不会让同样有着平叛大功的杨一清再添马市功劳,挡了儿子路的。

  朝堂之上也各有站队,众说纷纭,民间也是议论纷纷。

  但大抵都是欢喜的,战胜鞑子总归是高兴之事。

  就在一片喜气洋洋中,宁藩公开造反的消息抵京。

  尽管朝中高层都知道了这个消息,但宁王竟会打着太后的旗号还是出乎大家意料,尤其,还真有异色龙笺!

  坊间本就流传当初是“异色龙笺,加金报赐”,但从皇上到内阁都否认了有异色龙笺存在。

  此时便有人犯起嘀咕,这异色龙笺是打哪儿来的?

  若不是太后有诏……怎会有异色龙笺?!

  如此,若不是“抱养民间子”,太后又怎么会下密诏来对付自己的儿子?

  就在这种时候,街面上突然开始传太后曾想收养宁藩小公子、赵王世子等宗室子弟在宫中,为皇上所拒,之后太后就被禁足宫中,而出自张家原本掌宫务德妃娘娘也被夺了权,打入冷宫。

  这话传得有鼻子有眼,一时当年郑旺妖言案的相关谣言也再次被翻了出来……

  *

  雍肃殿里,皇上召集内阁诸臣及张永、张会、沈瑞等商量讨逆大事。

  “真有他的,跑之前还要出这么一招恶心朕。”寿哥冷冷道。

  众人都是低头不语。

 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