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望族_第3章 岁暮天寒(三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3章 岁暮天寒(三) (第2/3页)

,“哗哗”的声音就格外响亮,偏生肚子又跟着凑热闹,“咕噜咕噜”响了起来。
  沈睿没心思想自己当着几步之外的小萝莉放水是不是猥琐,摩挲着肚子,往窗外看了一眼。厢房里的灯还没熄,再看向院门口方向,黑漆漆一片。
  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妈妈,一个干干瘪瘪的小婢子,看似无人守着的院门,好大的诱惑。
  可即便是出了院子,去跟谁说这家老安人故意饿着冻着自己、居心不良?
  谁会相信?
  就算他找外人在的时候出去,哭哭闹闹,说了真话,只要那个狠心的老安人一句,“小孩子不懂事,不知道病中要清淡败火,非要闹着肉吃”,“不孝顽劣”的大帽子就实实在在落在他身上。
  虽说他这个身体不大,可民间有句老话“三岁看老”,又是母丧这样的敏感期。
  可是乖乖地不闹,在这样饥寒交迫下,这孩童的身体又能坚持几日?
  “哗哗”声止,沈睿提上裤子,举了烛台回里屋。
  柳芽这才低下头,打开自己的铺盖。
  沈睿摸了摸自己头上的两个角,又看了看柳芽额头的双髻,乍看上去有些相似。只是他头上的角小,柳芽头上的发髻略粗些。
  沈睿走进前,道:“柳芽,你听不听我的话?”
  柳芽眨着眼睛,憨憨道:“二哥是小主人,小婢听二哥的话哩。”
  沈睿点点头,指着她头上发髻道:“我要梳这样的头,这样大的。”
  这两日王妈妈曾给他梳过头,所以他晓得梳子所在,指给了柳芽看。
  柳芽很是柔顺,并没有质疑沈睿为何半夜要梳头,取了梳子,老实地给沈睿梳了两个发髻。一时找不到白色头绳,就解了自己的头绳给沈睿系上。
  不一会儿,沈睿头发打得松松的,看上去跟柳芽的发髻差不多大小。
  沈睿对着铜镜看了看,原本白白嫩嫩的孩子,经过这几日煎熬,迅速瘦了下去,下巴都尖了,梳上这发髻,看着倒像个小婢子,不过肤色又太苍白了些。
  他站起身来,走到屋角炭盆,抓了一把炭灰,笑嘻嘻地往脸上、脸上手上涂了几把,道:“像不像柳芽?”
  柳芽劝阻不及,看着沈睿黑乎乎的小脸,讪笑两声。
  沈睿打量柳芽两眼,难得两人高矮差不多,拉了拉柳芽袖子,道:“这样的衣服我没穿过,让我穿穿玩……”
  柳芽似有挣扎,可见沈睿铁了心似的不改口,咬了咬嘴唇,“嗯”了一声,低着头脱下了外衣,服侍沈睿穿上。
  沈睿换好外衣,俨然一个小婢,微微一笑:“先陪我耍一耍……”
  柳芽还在迷糊,沈睿已经拿了解下床幔帐两侧的带子,看着柳芽道:“咱们做游戏。你装被拐的小哥,我扮官差来救你。”
  柳芽认识中,只有各种各样的家务活,哪里晓得什么游戏不游戏。
  不过是老实惯了,看着沈睿有兴致,任由他摆弄。
  没一会儿,柳芽就被反绑了胳膊,眼睛上被蒙上,嘴巴勒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