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明望族_第5章 岁暮天寒(五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5章 岁暮天寒(五) (第1/3页)

  直到回了小跨院,沈睿深思依旧有些恍惚。
  原来重生到五百年前,沈睿不再是沈睿,而成为沈瑞。
  这家人太不正常了。
  老安人将孙子养在身边,人前溺爱,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,重新看这段记忆,这溺爱都是水份。
  即便名义上是老安人亲自抚养嫡孙,也不过是交给养娘、婢子照看,每日里跟逗小猫小狗似的逗弄一二。身边安排侍候的小婢小厮,一个比一个淘气,整日里引着他玩。略有一两个懂事,劝着本主的,没几日就因这样那样的失误打发出去。
  等到沈瑞六岁启蒙,因蒙师讲的晦涩,厌倦读书,老安人也纵容,只说孙子年纪还小,不必为读书耗费心血。
  如此纵容之下,加上身边人的教唆,沈瑞越发淘气,闹腾的欢实。
  沈瑞生母孙氏没法子,送了同样伶俐活泼的两个小婢过来。
  因这两个婢子会玩,人前拐带着本主疯玩,深的本主喜欢,上了本主的心。被养娘、大婢子挑出错处的时候,本主就展开“霸王”性子给护住了,这才在他身边呆了几年。
  众目睽睽之下,两婢不敢明着规劝什么,只是私下言行教导,到底有些成效,没有扼杀本主的那点良善之心。
  这样的祖母,如此可笑的“宠爱”。
  而当娘的人前冷淡,人后像面对小大人似的淳淳教导;庶兄并无卑微猥琐之态,方方正正的,竟是长子长兄的做派。
  唯二正常的那个当爹的,说话就爱吊书袋子,面对儿子除了拷问功课,其他一句话也没有;还有那个“二娘”,相貌确实算得上是“美妾”,却无赵姨娘的粗鄙,柔柔弱弱的,菟丝花一样的女子。
  本主并非真的不通世事,小时候还罢,被身边教唆着,大错小错不断;稍稍大些,在生母的教导下,行事已经开始有分寸。虽然看起来,依旧是高傲任性的性子,可却没有真的犯过什么大错。
  对于祖母的“捧杀”,本主并非全然不知,无人时常亦时带黯然不解。即便在读书上没什么天分,可没人的时候,也能多翻两页书就翻两页书,尽管理解不能,可这个年纪该背会的书都背会了,只是并不在人前显露。
  这祖母看来是真厌弃这个孙子,可那当娘的是为哪般?亲生儿子差点养歪,在家中地位连庶子都比不上,这当娘的就这么甘心?
  瞧着她私下教子的模样,是个心思通透的,难道不晓得“士农工商”中“士”的地位之高?
  半点没有望子成龙之心不说,还刻意引导儿子甘于平庸,做个小康地主。
  这也太圣母了么?
  难道她就不晓得儿子不被人待见,一点后手都没有。
  沈睿实是有些同情本主,生母刚逝就被生父打的夭折,这命也太苦了。可没有本主要夭折,也没有沈瑞的“醒来”。
  沈睿既成了沈瑞,现在要做得,就是预防再次“夭折”。
  他握着拳,这以后他就是沈瑞了。
  “呜呜……”里屋传出声音,这在寂静的深夜,动静虽不大,却十分清晰。
  沈瑞这才想起床上还捆着一个小婢,忙进了屋子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